安徽兴隆化工有限公司 网址: www.

资讯动态

除草剂抗性与转基因作物:农达草甘膦生态链隐忧

文字:[大][中][小] 2015/7/21    浏览次数:1964    

  由转基因冻结和绿色和平组织发布的最新分析报告指出:近200个独立的同行评议的科学研究表明,广泛使用的除草剂—草甘膦是不安全的。
  草甘膦是农达(RoundUp)的活性成分,由孟山都公司生产。研究草甘膦暴露与癌症、出生缺陷和神经系统疾病(包括帕金森氏症)的关系。实验室测试表明,草甘膦可造成细胞损害,包括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还表明,草甘膦可以干扰我们的荷尔蒙平衡。
  证据还表明,草甘膦能对河流及水生生物产生负面影响,以及可能会破坏土壤养分,使植物生病,并最终可能污染饮用水。
  草甘膦被广泛用于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通过大量喷洒农达以消除杂草。它导致杂草对像农达那样基于草甘膦除草剂的抗药性越来越强,促使农民使用更多和更有毒的化学品,与新品种“超级杂草”进行斗争。这种“军备竞赛”的农药升级,已经给人们的健康和环境增加巨大的有毒负担。
  1.执行摘要
  草甘膦作为许多除草剂的活性成分而在世界各地销售,包括广为人知的农达。基于草甘膦的除草剂广泛应用于控制杂草,因为他们都是非选择性,草甘膦能杀死所有的植被。
  草甘膦已晋升为“安全”除草剂。然而,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据质疑草甘膦和其最知名的类型—农达的安全性。本报告中详细的证据表明,以草甘膦为原料生产的除草剂产品,可对人类和动物的健康产生不利影响,所以,迫切需要审查他们对人类和动物健康的安全性。
  在转基因(也称为遗传工程或GE)作物中越来越广泛和密集的使用草甘膦,会对环境和人类健康产生进一步的风险。转基因作物专门设计成抗草甘膦的‘RoundupReady’(RR)。这些抗草甘膦品种允许农民在生长的作物上方喷洒除草剂,而在不影响作物的情况下杀死几乎所有杂草。
  在北美和南美,主要种植转基因抗草甘膦(GMRR)作物,如大豆、玉米和棉花,它们对草甘膦的使用量急剧增加。美国农用化学品巨头孟山都公司销售转基因抗草甘膦(GMRR)作物,及其自己生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孟山都向农民推销产品并承诺,仍然通过简化和减少杂草来控制成本,降低劳动力市场和金融储蓄。随着健康、生物多样性和环境问题及杂草抗性的发展,实际情况往往不同。
  鉴于存在的明显问题,新的转基因耐草甘膦作物应该禁止批准。从广义来看,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已经发展成为工业化的种植模式。因此,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与不可持续的农耕有内在联系,而该农耕方式破坏了粮食生产所基于的基本自然资源,应禁止转基因作物的
  2.草甘膦的暴露
  人、植物和动物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接触到草甘膦和农达。农民、旁观者和其他运营商可以在其应用中接触,邻近自然栖息地通过从草甘膦被应用地区漂移而接触。空中喷洒应用在一些农作物中,如美洲转基因抗草甘膦(GMRR)大豆。大规模的单一品种种植,大大增加了邻近或栖息地种群的意外接触机会。
  草甘膦和农达也通过其残留物而暴露,常在食品和环境中发现。2006年,联合国食品法规委员会,就食品中草甘膦及其分解产物的最大残留限量(maximumresiduelevels,MRLs)达成一致意见,但其似乎与每种粮食作物的农业生产类型更相关,而不是人类健康的安全阈值。
  鉴于草甘膦对健康和环境影响的新科学证据,有必要重新评估最大残留限量,以便更新安全评估。
  在环境中,草甘膦可通过与颗粒物结合而存留在土壤中,但根据土壤化学特性的不同也可渗入地下水。草甘膦还可以直接流入下水道和地表水,并已在这两个系统中都检测到。在加拿大、美国和丹麦,地表水的排水中发现了草甘膦及其降解产物。这些发现对地表水环境质量和饮用水质量有所影响。
  有证据表明:草甘膦可对健康和环境造成危害,其释放也可严重影响水生生物。作为除草剂广泛使用,草甘膦存在于土壤、水和我们的食物中。因此,严格评估草甘膦对在植物、人类和动物的安全性是非常重要的。
  3.草甘膦影响人类健康问题
  独立的科学研究强调了对草甘膦及其相关产品重新评估的迫切需要。这些评估主要研究草甘膦暴露与其对人类和动物健康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的关系,包括长期或慢性效应:
  ·在阿根廷的查科,由于在转基因大豆和水稻作物上大量喷洒草甘膦,导致婴儿出生缺陷;2009年,阿根廷国家的出生缺陷比2000年增加近四倍。来自巴拉圭的妇女在怀孕期间接触草甘膦除草剂,也发现了类似的缺陷。这些缺陷与实验室通过诱导草甘膦浓度比正常商业种植中低得多的比较相符合。
  ·草甘膦是一个可疑的内分泌干扰物。这意味着它可能破坏重要生殖激素的产生,如孕激素和雌激素。已发表的研究表明:动物和人类细胞的各种内分泌效果与草甘膦相关。
  ·疾病模式研究(流行病学研究),草甘膦暴露与人类种群的非霍奇金淋巴瘤(一种血液癌症)有关;同时实验室的研究表明,在人类和动物中草甘膦和/或其相关的产品表现出特征典型的致癌物质的特性(即遗传毒性或致突变性)。总之,这些研究表明,草甘膦可能导致癌症。还有证据显示,草甘膦也可能影响神经系统,甚至有可能与帕金森氏症有关。
  科学证据强调,必须特别认真的对待这些健康效应。迫切需要对草甘膦及其相关产品的健康影响进行重新评估。
  4.草甘膦影响生物多样性
  草甘膦能以许多不同的方式影响生物多样性,包括短期和长期的,以及直接和间接的负面影响。积累的证据显示,草甘膦可以由于其在农业或林业的正常使用而对水生生物造成破坏性影响。一些研究表明,在接近田野实际条件下,以草甘膦为原料的产品包括农达,对一系列两栖类物种的成体和幼体有直接的毒性作用。
  尽管如此,孟山都仍然声称农达“对水生动物没有不利影响”。
  许多水生动物—从微藻到鱼类和贻贝—已发现由于曝露在草甘膦和/或农达下而受到的影响。所观察到的影响包括:寿命较短,轮虫(一种淡水无脊椎动物)的繁殖率降低;在植物浮游生物种群结构的变化;水生蠕虫死亡率增加;鲤鱼肝细胞的变化。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当欧洲鳗短期暴露在农达下,其血红细胞会受到农达遗传毒性的影响。还有迹象表明,草甘膦可能以类似有机磷的方式,影响水生动物的神经系统。
  草甘膦也可通过喷雾器设计或故意过量喷洒,直接影响环境中的非靶标植物。这可能导致稀有或濒危物种的损失,或多样性和数量的总体减少。在英国进行的研究,将草甘膦应用在转基因抗草甘膦(GMRR)甜菜上,对这种形式的杂草控制,草甘膦表现出显著的间接影响。其中包括在可耕种的土地上减少杂草数量,减少杂草种子的生产,这两者对物种都存在潜在危害,如果数年反复发生,更进一步影响到食物链,包括受威胁的鸟类物种。
  “……与传统方式管理的甜菜相比,在FSEs(英国农场规模评价2000-2003)下种植和管理的转基因抗除草剂甜菜将对耕地杂草种群造成不良影响。耕地杂草的影响将可能导致对较高营养级水平(如农田鸟类)的生物体产生不利影响,与传统方式管理的甜菜相比”(ACRE2004年
  很明显,草甘膦和其制成的商业产品(如农达)可沿食物链的许多阶段危害物种,包括水生食物链。
  监管机构必须确保已批准的除草剂对野生动物是安全的。因此,草甘膦对生物多样性的安全性迫切需要重新评估。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0566-3276645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

[向上]